Barren Rock Artchive’s review on the dual-show “Ferocity & Wonderment” (Jan 2-Feb 5) at Floating Projects, originally shared on 13 January 2022, is now re-posted at Floating Teatime’ ArtNotes with the author’s permission. 原文發表於無用石的面書和 Instagram (2022.01.13)。感謝分享於「據點一杯茶」文字平台。

【筆記 Notes】
《殘酷與美好》| 2022.01.13
.
世界崩壞,汪倩與馬域要我地向物質同時空嘅中心望入去,放大每個可能同不可能。作品組合成為空間,喺裡面你可以搵到圖騰、文字與及一切對文明嘅慾望。喺石海中搵到可以互相吸引、適合建設嘅石頭固然係自然中美好之事,但同時與傷痕同失敗共生。場內有頹垣,但亦都充滿生命力,就好似汪倩所寫咁-//有什麼東西飛了進去。摸摸你的肩一切如常。那裡的刻意弄得不太平整,平坦不是不那麼有趣嗎?//-布條上嘅不平坦留底左藝術家、前人嘅心意同溫度;石頭同一切造物亦有佢地嘅痕跡、記憶同指引。呢啲生命力點到即止,只會拍一拍你膊頭,似青蛙一躍於瀑布嘅瞬間。我地或會喺豬籠草胃中成為残屑,或者會喺絕處見到出路,重生,輪迴。
.
//文字有其局限。作品有其局限。我願意把東西愈啄愈細,滲進空氣,滲進你我中。//-馬域。
.
汪倩馬域嘅文字同作品扣連極深,每個角落同細節都充滿佢地嘅語言同輪廓。文字間,佢地提到瞬間同爆炸聲,我諗起《告白》中嘅「パチン」(啪嚓)同「ドッカーン!」(咚鏘),關於關係、得失、有無嘅聲音,在輕重之間。

殘酷與美好 – 汪倩馬域雙個展 @floatingprojects
汪倩 @sin.wong 馬域 @floatingwik
2022.01.02 – 02.05

 

The following is the writing by the two artists quoted by the Barren Rock Artchive review, available as hard copies on-site at Floating Projects. 無石頭藝評引述的展場中的文字如下:

 

汪倩 (Wong Sin)

投入又抽離。你身處這邊的世界卻把記下的成了未知的環境,
像在用手塑造出一個異鄉。
神秘經驗的渴望(他們告訴她要更加貼近現實)
對於人,無論是什麼年紀種族身份職業,把它們暫時放在一旁。來到這裡。
合著眼你用手指差點觸碰到我的皮膚之前卻又未完全碰到的那剎那,
那種安靜的爆炸聲,以及那種眩目陽光的耳鳴。

乾燥的暖和,將速度調慢用放大鏡仔細仔細的體會,
裡面有更大更大的事物。跳起來的,停了腳步在急速的眨眼睛,
可以有什麼東西飛了進去。摸摸你的肩一切如常。
那裡的刻意弄得不太平整,平坦不是不那麼有趣嗎。

 

馬域 (Ma Wik)

時間模模糊了。
想到我們無論是面對殘酷或美好的瞬間,人類就以與其他生物無異的蠢樣來迎接震撼。如美來臨時,一瞬間目瞪口呆、瞠目結舌。
作為行動者、思索者和藝術家,我們以個體在這個世界不住累積的經驗作為材料和骨幹,試圖把經驗以比喻作互通。讀懂比喻就是同理彼此的瞬間。 (倩:比喻或許會越趨向真實)

文字有其局限。作品有其局限。我願意把東西愈啄愈細,滲進空氣,滲進你我中。

 

**The installed site will last until 5 February 2022. 展場裝置最後一天開放日為2月5日。[even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