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點句點新成員鄭嘉雯參加了202256日星期五晚的 Assemblage 熱身,自行發現「聚疊」的內藴。即興是怎樣的一回事?What does improvization look like? FPC new member Dory Cheng is also a fresh performer-participant. She provides her own account of the 6th May Assemblage. 

**feature image: Assemblage site on 6th May

 

話說福權跟我說想知第一次參加 Assemblage 的人感覺是如何,我就在此分享一下!

作為FP新成員,收到 Assemblage 活動的邀請,在我的理解是有「game」玩,我抱住貪玩的心來看看有什麼搞作。在回FP路上,碰見福權正在地鐵站收集扶手電梯的聲音,他說起Assemblage 是當時黃竹坑要收拾物資而衍生出來的活動。從「黃竹坑」這詞,我便知道是多麼有歷史的玩意了。隨後其他成員接二連三回來,活動也悄然無聲地開始。沒有什麼所謂的介紹,大家都在玩了,大概感受其中是了解的最好方法,我心中給自己一些自以為是的指引,也開始玩下。(後來在網誌發現歸納出來的規則和我想的也相似! …

FP的地下比以前更破舊,而儲物室則整潔了不少。大伙兒在研究如何記錄是次活動,便把閉路監視器轉成官方攝錄機。有人遞了圍裙給我,驚我怕污糟,我穿上服裝更像在表演當中。

一堆舊年代的玩具被Kel 倒在地上,如擺地攤般任君選擇,我拿起幾個恐龍玩具水槍周圍放。Winnie 興致勃勃的拿起一本過時已久的潮流雜誌,問到底紙可以發出有幾多種的聲音。我在聽紙動下動下的聲,然後將一張印有一男子的紙摺成三尖八角,貼在一個腳架,裝作站在儲物室門口的保安員。有一支大概2米長的幼鐵枝,被不同人拿起、放低又拿起。我把沙槌上僅有的圓形棉繩,剛剛好的圈在那鐵枝未端。各人在推測,如果沙槌墜下時,鐵枝會如何反彈,再撞破天花板的燈泡,然後大家一鍋熟。海狗左右移動、鐵枝左搖右擺、沙槌岌岌可危又安然無恙地依偎在鐵枝上。如此水深火熱的狀況,不單驗證了一支鐵枝可以擁有何等頑強的韌性,也正測試各人心臟有多大無畏。

在這活動即使在旁觀察,也很有趣。Winnie 把一幅畫作放在絲網框下,影像意外地變成主席的模樣。眾人圍觀著鐵枝在電視螢幕上擺動,挑釁裂縫中的液晶體流動,而螢幕影像就好像劃破天際的閃電。福權播放的錄音帶,使場地多了一層聲音的渲染。隨後,Andio 開啟了投影機,到處把玩光與影,紫藍燈光把氣氛轉到另一個層次。大伙兒很喜歡用一招,是把不同長條狀的物件當橋樑。不停地斜桿,又不停地平衡;互相依存,又互相制衡。Assemblage 把儲物室的雜物都拿出來,各人分享不同物件的來歷時,就像剖析FP長久以來的「感情史」,是把一些事情挖出來的感覺。誰人帶來什麼、又因何事遺下什麼。經此一役,又好像了解了FP多一點。

多莉

p.s.: 另外少少補充福權寫不確定的地方,我記得是 Sky 把一枝塑膠枝葉種了在上面,和我把工業眼罩帶在人頭模型上。)

All posts on SKM Assemblag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