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位埋邊】為據點藝術群體成員坐埋一檯,寫寫畫畫的筆記。“Booth” is a series run by members of the Floating Projects Collective, a documentation of their regular conversations through writing, scribbling, serious drawing and photography

系列主題圖:林建才 Series feature image: Kin-choi Lam

2020年9月17日首發 Launched 17 September 2020

 

1

drawing by Jess Lau: “a map for the lovers’ stroll”

圖:「戀人散步圖」 – 劉清華

文: 劉清華

2020年9月烈日當空,我們上了太平山頂環山踱步,每走幾分鐘,眼前風景的角度就轉一點點,從山林之間突然看到大海和船,然後便是密密麻麻的高樓大廈,為的是跟L重返他三十年前跟戀人散步之地。我個性彆扭,過去的人和事可以的話都不想再談,很難想像重回舊地是抱著怎樣的心情。一路走,忽然想到我的父親,他喜歡沙灘,小時侯經常帶我們去,現在六,七十歲了還是天天游早泳。他曾經說年輕時都在沙灘談戀愛,游過水後沿海散步,然後食碗餐蛋麵。散步大概是回憶戀人時重要的一段,那段只有你和對方,在那不斷經過的風景下停住了的時間。

 

2

文:「沒結果的一段感情」 | 黎偉亮

平淡的,含蓄的,短暫而激烈的,充滿計算的,無風無浪的,路途崎嶇的,無可無不可的,義無反顧的…. 我想世間最尋常的是…. 沒結果的。

照片:劉清華 photo by Jess Lau

 

一九八七年八月中

「二十一歲了,還未上過太平山頂,我想明天去逛逛」

「好啊,我也有話想跟你說。」

「下午在中環等好嗎?」

「兩點鐘大會堂。」

「明天見!」

兩人掛上了線。

打電話的是個女孩,明天的明天她就會離開這裡回英國繼續學業。成長於小康家庭,因爸爸是政府公務員,她有了留學英國的機會,Year One 完了,這年暑假回港找了一份暑期工,工作了兩個月,賺了一點生活費,認識了年紀相若的男上司。他們沒有特別的交往,談的都是工作上的話題,間中整班年輕同事會一同吃晚飯,單獨相處的時間,衹有放工後偶然結伴走到車站,在其他人眼中,她是一個性格開朗,沒有工作經驗愛纏著上司說話的女孩子,衹有他倆察覺,那種在偶而四目交投間產生的異樣感覺。

在寂靜的晚上,她心情忐忑的撥了那通電話,要和他作一個正式的「道別」。

星期一的下午,大會堂外一片寧靜。

「嗨!」女孩今日穿上了一條湖水藍色的一件頭短裙,腳上踏著平底涼鞋,烏亮的長髮在陽光下閃閃生光,步履輕快的向他走去。

「耳環很漂亮啊。」平時她總是T恤牛仔褲一道,他看出了她的悉心打扮。

「嗯…」臉上露出了害羞的笑容。

他們搭乘了專線小巴,這條往山頂的路線沿途盡是彎彎曲曲的上坡道,景色變化不斷,女孩緊緊的盯著窗外,似要把看過的事物全部牢牢記下。一路無話,他漸漸陷入恍惚中,微風拂過揚起了女孩的髮絲,掃在他的臉上,把他帶回現實,車廂內是一片沉默,但一點也不難堪。

走進了盧吉道,是一條圍繞山頂的羊腸小徑,兩旁樹木茂密,枝椏綠葉把夏日的陽光輕輕擋著,一片清涼,路上人影杳然,兩人像遊客般四處張望,花崗岩上斑駁的青苔,佈滿銹跡的燈柱,年代久遠的石櫈,欄河上的小昆蟲,垂在頭上的大樹氣根….. 每樣都新奇,每樣都有趣。二十分鐘後,眼前豁然開朗,他們到達了一處可以盡覽維港景色的地點,找了一塊平整的石頭並肩坐了下來,腳下是數之不盡的住宅高樓,載滿了城市人的故事;蜿蜒的海岸線和海傍錯落有致的商業大廈群,在遠方九龍的山脈稜線襯托下,氣派非凡,美得令人窒息,女孩看得出神,像是無法相信自己就是生活在這麼美麗的地方,而那種恒常的都市喧鬧,竟在這刻變得如斯寧謐。「呵…. 」女孩打了一個呵欠,露出疲憊的神情,也不說話,輕輕的俯身伏在他的膝蓋上,逕自睡起覺來。時間柔柔的流走,懷內女孩發出輕微而規律的呼吸聲,是安心的睡熟了。涼風吹過,樹葉磨擦,「沙沙……沙沙…」,心中一片空靈,天地間就祇剩下這聲音。不知過了多久,暮色慢慢圍攏起來,忽然灑下了一陣綿密微細的水點,不知是雨是霧,他忙用雙手覆在女孩頭上遮擋著,輕微的動作還是把她驚醒了。

圖:忻慧妍 sketch by Winnie Yan

 

「下雨了,走吧!」

各懷心事,靜靜的一起走到了車站。

「很肚餓哦,我要吃很多東西!」像愛鬧的小孩子,她率先打破沉默。

「唔。」他微笑應道。

金鐘廊,美國餐廳。話匣子打開了,女孩回復從容,兩人談著家庭近況,訴說工作的辛酸和留學生活的寂寞,也談到對未來的憧憬………說不盡的話題,她沉醉於僅餘的相處時光,衹吃了很少東西,餐廳打烊了,這一夜即將結束。

「明天要不要給妳送機?」

「不用了,不想哭。」

「那妳到埗後掛電話給我吧。」

「長途電話費很昂貴的,我會寫信給你,要回信啊。」

「我會。」

「明年見。」

他們在地鐵月台上分了手,沒有顯露不捨的神情,要說的話始終沒有說出口,也許是總覺後會有期,又或是前路太多未知,亦是性格使然不容對方淪為後備,本應順理成章許下的諾言,祇能埋藏心底。

那個如風捲進他生命的人,默默離開了,他如常上班,熟悉的工作環境驟變陌生,腦海裡總盤踞著一個揮之不去的影子。成年後,他們遭逢了人生中第一次缺失,亦上了一課,學懂甚麼叫「牽掛」,世界變得不一樣。

故事完了。

 

後記

他們維持著通信,隨後的兩個暑假,女孩都有回來,但沒找暑期工了,她似乎要盡情享受正式步入社會前的悠閒時光,兩人仍會間中碰面,仍是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她仍是那個樂天開朗愛纏著上司說話的人,一點也沒改變。終於畢業了,她放棄了留在英國工作的機會,兩人重逢於流金歲月的香港,境況不再依然,仍最終走在一起,這是另一個故事,而故事的結局,請在上文內尋找。

後後記

二〇二〇年九月,他和兩個「小朋友」重遊舊地,站在同一地點往下望,多年過去,還是禁不住內心的讚嘆,更高的摩天大樓,更多的城市建設,外表更加先進繁榮,祇是那漂亮的海岸線因填海而不再婉延,這些年他到過不少地方遊歴,心中明白,滄海桑田,這遭逢巨刼的城市祇是徒具軀殼,她的靈魂已一點一點的給完全掏空,散發著垂死的淒絕。原來,無法留住曾經擁有的美好事物,心是真會痛的,就如當日那個她。柔風翻起,「沙沙……. 沙沙….. 」多麼熟悉的聲音,他像站在時間與空間的交錯點,瞬間回到了三十多年前的夏天,無數的人物事在腦海掠過,那一年那一天那一刻的感覺,完全回來了。

「妳好嗎?還在這裡嗎?生活過得幸福嗎?」

回憶,總是乍悲乍喜,無論願意與否,終無人能擺脫。

「真美麗,比以前任何一刻都美麗….. 」

因為,她帶著一份逝去的感情,和無可挽回的悲嘆。

[完]

2020年9月13日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