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her pool of automatic drawings turned into wooden fragments of her dreamwork, young artist Cherie Wong pulls out another two to form two new dialogues as image-text poems. An obsession with movement, or is it immobility? 王晴雯從她的木製「夢」碎片寶庫裡再掏出兩片,成了兩首圖文對話的詩,像彼此勾連,又似莫不相關。爬、行,卻是移動的衝動,徘徊的辯證。

Cherie Wong 王晴雯

 

《電梯》

拼命往上爬
在電梯裏 彷彿
置⾝於平⾏時空

你⾚裸裸地在透明玻璃下被
外⾯世界窺探着 ⼀覽無遺

電梯往上往下 不停地流動
⿊⽩灰 似是披上了⼀層薄紗
真實 虛幻 交錯

你⽤⼒擁抱着把桿 裝着無恙 向上爬嗎?
⼀下戳破 暗灰⼤⾨
向你招⼿ 通往⼀⽚未知
若是有按鈕可以按 多好

中間的柱是 舒適⼟壤
夢想着 搭乘它往天空⾶
它 粗實 牢固 堅定 就這樣站着

三個光鮮亮麗 可都是⼀樣
倒模出產
必經階段?

⿊黝黝的你
會否是疲倦了?
想嘆息 但仍然拼命無恙

電梯會否通往未知
到光怪陸離
向上⼀躍
往下⼀躺
誰也不知

 

《爬》

豌⾖公主爬梯 彎彎曲曲
側着⾝ 躲避着 ⼈來⼈往
⾶去如影 過客⼀般

⽼⼈⼀級級 安穩地邁步
累了 佇⽴ 凝視着梯⼦
左顧右盼看⾵景

少年扶着欄杆
在⾬中緩慢地⾛
晃晃地

梯⼦彎曲但堅韌
直路卻意外奸狡
泥路給⼈們驚喜
⼈⼦ 搖搖擺擺 跌跌蕩蕩
獨⾃ 堅定邁步 單躍轉圈

抬頭 陽光依然和煦 微笑着
攀 攀枝花?
停留 記憶?
回頭⼀瞥 ⼭下景緻
天空依舊清澈 空氣仍然清新
看回來 步步為營
摸着粗糙誠實的⼭

噢 是個懸崖喔
還好 抬頭還有皎潔明⽉
爬呀爬

 

Two overlapping dreams. 兩個交疊的夢。(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