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是「安全感」的符號,內部的情感流向自成一體,同時是個「開發可重複利用的媒體裝置」;對訪者來說,強調無敘事的觀賞。據點海外作者蔡季妙於2020年12月底到訪了。巢內部住進皮膚裡的感官思維是怎樣的呢?Nest is the exquisite architectural work of the Ploceidae in nature; “Nest,” now on in Taipei, is an enclosed installation space of internal circulations deploying recyclable media. FP overseas writer Vanessa Tsai just paid a visit.

有關《巢》的基本資料 Basic information on “Nest”:
展期 Date:2020.12.12 – 2021.1.3 週三至週日 Wed-Sun. 13:00-20:00
開展公測 Open Beta:2020.12.12 18:00 | 閉幕派對 Closing Party:2021.1.2&3 18:00
展覽/策展團隊 Curatorial team:煙花宇宙 Endospace Sound Visual Art
地點 Place:新樂園藝術空間 Shin Leh Yuan Art Space, Taipei 臺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二段11巷15-2號
※交通資訊:搭乘捷運至中山站3號出口,直走到中山北路過馬路後左轉,第一條巷子右轉走到底。(鄰近台北大倉久和大飯店。)

 

巢的真實與虛幻

巢,是非洲織布鳥 (Ploceidae) 的公鳥用來吸引異性青睞的重要物件。在求偶時期,會看到織布鳥在樹叢裡來來回回,在各處搜尋各種可以編織出愛的小窩的材料。[1] 這個小巢穴,除了有基本的功能性結構體以外,織布鳥更會銜回許多可以做裝飾的物品,為自己的愛巢好好的妝點、打扮。大自然裡,生物會為了繁衍下一代而努力,而公的織布鳥,將美好的空間準備好,就是第一步。

在飄著小雨的傍晚走進了《巢》,這如夢似幻的《巢》。

黑色布幕拉開時,一眼就望穿了整個展間,明明就有影像擋在眼前,卻還是能看到整個展間黑色牆面所在的位置。一片一片的壓克力片,或透明、或半透明;或平行、或垂直;一幕幕的畫面似夢且真的投影在這一片片彼此連結,以致自行站立於空間之中的壓克力板上。往前讓自己置身於兩座看似虛無卻直挺挺的彎曲出完美弧線的壓克力裝置,這感覺很夢幻,感覺就是二尖瓣為血球指引著前進的方向。往內走去,倚著黑牆回頭,迎向光源、看向裝置,完全沒有判定準則來分辨這畫面的正反,也毫無意義。

在這暗黑的空間裡,溫暖能量的流動著,思緒緩慢地降落著,薦骨也就跟著緩緩地降低了高度,腦袋也碰觸到了地面。影像投影在或壓克力板、或漆黑牆面、或空間中任何阻擋光線的物品,當然也包括我,和你。或坐、或站;或躺、或臥一切隨性,然,在一切隨性之中卻更豐富了感官體驗。不過,在血糖過低的時候到訪,真心感到一陣鬆軟,很想直接臥倒。降低了高度,著地之後,在我和影像之間多了來去穿梭的人們,這逆光的觀賞角度,看著通透虛幻的投影以及厚實存在著的人體交織出的畫面,虛實交錯拼貼出的畫面毫無違和感。此時為自己吸收一點能量,繼續靜靜期待座談會的開始。

《巢》的打造

手工焊接800個鐵件究竟是甚麼樣的一個工程?一個經費有限無法開模的計畫,究竟憑藉著多少的溫暖情誼而成就?這是仔細聆聽座談會內容時,不時盤旋在腦袋的疑問。當然,這些疑問,不需實際提出,只需要不斷地品味和提醒自己,成就每件作品,背後通常都是一大群好夥伴。從獨立站立的投射屏幕、到可反射光線的漆黑地板,都是各個大大小小的天使幫助玥(計劃主持人)完成的。那完美反射作品的優雅黑,黑得發亮,忠實呈現的作品的光線以及待在上面的各樣物品,切切實實地達成,原本玥想挖小水池來營造的效果。

不過試著想像了一下,如果是把腳泡在水裡,欣賞著這項作品,又會達到什麼樣的感官效果呢?不過也只想了一下,馬上肯定團隊給玥的建議。畢竟,除了工程太浩大之外,在這飄著雨的冬月,連脫下襪子都覺得冷了,我想,玥肯定沒有經費讓我們泡著暖呼呼的熱水吧?不論泡水與否,可以在這裡聽團隊的成員,好好地解釋作品的每個細節,以及過程中所面臨的取捨、甘苦或者鬥嘴,對我而言,真的是很好的養分,在我未來的日子裡。

最愛水母漂浮的影像,搭配簡單重複的音階,感覺將我帶入了深深深深的海底,不需要沈重的氣瓶上身,也沒有因氣壓不平衡帶來的不舒適感。神奇的是這樣深海,卻是滿滿的亮光,感覺是指引著一路向上的光線。這樣的結束體驗之後,似乎來到了下雨的夜晚,滴答滴答的聲響,搭配著深海藍及黃綠白光幻化出的碎裂幾何圖形,一直到有紅色出現的幾個音符,聲音熱鬧了起來,畫面也跟著忽明忽滅。這,像極了我剛剛走過的冬雨夜裡的臺北,絢爛奪目。接著似乎上了樓梯,也像是在空間裡敲敲打打聲響,畫面簡單黑白,到畫面一片紅紫的時候,會更吸引我的注意。最後又回到了雨滴和單調的聲響,再度看到了水母,帶領著剛剛漂浮的思緒再度緩緩降落。這些那些彼此編織出來的《巢》透過影音完全地將我的腦袋收走,所有細胞完全沈浸在這氛圍裡得以休息,因為此時,在忙完一天的工作後,來到這裡,除了聽覺其餘一切暫時休眠,當然包含我的眼皮也沉沉地閉上。

“Maybe you need to be happy to live, but I don’t.” — Keanu Reeves

 

從可以自行站立的投影屏幕的研發,一直到優雅黑地板的拼貼,在在都是這個團隊,在日常工作之餘,像擠牙膏般地奉獻零碎的時間,一點一滴完成,不管是腦力和體力,都是一大考驗。因此,睡在展間,似乎也沒有什麼可以拿來說嘴的。除了研發了自行站立且達到作品70%可回收再使用的投影幕外,這次計畫做了開展前的公測,這應該也是影音界的首次嘗試。「不曉得大家是否有去參與過劇場的工作?一開始會有讀劇,這在以前是開始演戲以前的練習,先從聲調練習,再到肢體,現在竟然可以收錢開工作坊?還有可以收門票讓觀眾進入看彩排場?那為什麼做影音的就是要完美?」~小玥如是說。明白指出啟動公測的原因,始於嫉妒。玥對負能量,總是如此坦承。總是大聲說出所有覺得弔詭的現狀,然後予以反應。持續第三年,每年年末的負能量大會,一直到今年已經將大家在負能量大會裡所分享的金句,幻化成可隨身攜帶的商品。在正能量當道的世界裡,玥,應該是我認識的人當中,最善用負能量的人了。

巢,源於大自然的原型。Nest, a prototype-source from the nature

織布鳥築的巢,有很明確的目的,求偶、繁衍下一代,極盡的富麗堂皇,引人注目。比起織布鳥的巢,玥的《巢》虛無飄渺、位於巷弄的平常住家中,看似沒有實質的形體及目的。在這展間感受的到暖流,真的沒有形體,也沒有指向性的為誰。親臨現場,在現場感受那影音營造的氛圍,體驗那能量的流動,《巢》設計了70%可回收再利用的屏幕,那對地球滿滿的愛;《巢》一次又一次的測試及更動作品,那對觀影者滿滿的關照,在這病毒橫行的冬月,《巢》貫注了滿滿的、暖暖的、玥可能不太適應的,正能量。(2020年12月26日完稿)

 

註:

[1] 有趣參考: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BxgVRQcb54

更多訊息:
FB:https://www.facebook.com/endospaceSVA/
On-line direct broadcast on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avDVmG4mg8&t=175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