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錄一下 202256日星期五晚的 Assemblage 熱身。 What does improvization look like? Here’s an account of what happened on site at Floating Projects in the evening of 6th of May, by FPC member WONG Fuk-kuen…

**All images were taken on 2022.05.06.

Related event post [… …]

文化遺產

話說因為外在的動力,Assemblage 這個項目再次被搬到枱面上。而作為FP標誌性的活動,這個項目在2016年之後卻沒有什麼延續。那段 Assemblage 的歷史,我們提起時都津津樂道,因為這好像能夠代表我們 (FP)

究竟是什麼原因,一段津津樂道的歷史,一個大家認為具代表性的活動,最後變成了文化遺產?

  • 一個最簡單的解釋,是大家都忙了,各有正職,不像2016 年那時,大家都渴望新的地方要有新的事發生。
  • 或者沒有要清理store room的需要。
  • 也許這個項目到了後期,形式漸漸成形,不能持續帶來驚喜,沒有一開始的未知,摩拳擦掌想試一試的感覺。
  • 也許就算認真地做無聊的事很有意義,任何事情重複再做得多,也漸漸失去意義。

不過,六年後的今日,除了外在的動力促使我們做這件事,我還是很有興趣到底今次的Assemblage ,會有什麼的過程和結果。也許是時間的累積,有點像說:「來把六年累積落嚟的力量投入這次的assemblage,發一發癲吧!」又或者這是一個大家面對冇力的日以為常可以發洩的一個出口:「生活苦悶,今次trump 埋我玩可以嗎?」又或者大家閱歷多咗,大個咗,做啲嘢會可能有所不同?

所以,我是很期待我好奇今次的assemblage。同時亦帶着上一段所講的懷疑。

全新的參與者

對於「鐵腳們」,這些曾經參與過Assemblage的我們,呀Kel, Andio, 海狗,我没有懷疑過我們的默契,雖然五年過去,但係一上手,大家就會各就各位,呢個遊戲唔使再講多一次我哋都識點玩。

反而對於新的參與者,當大家食完飯,我帶頭準備開始時,問到會否為他們簡介玩法時,當時我好似只係答話「開始左㗎啦,隨便拎任何嘢黎砌」,跟住同 Sky(新參與者)介紹了一句「可以入去雜物房參觀下先」。另外還有今年才加入FP 的新成員 Dory,在開始前也和她在閒談間介紹了Assemblage的歷史:「非常隨意,當係一個遊戲咁玩就得㗎啦」。老實說,規則這麼空泛的遊戲,門檻究竟是高還是低呢?我希望他們能夠投入其中,但没夠信心,我認為只有少數人適合這個遊戲,不過,來得的都是不是一般人就是了。

一開始面對着一個頗為空蕩蕩的空間,四面白牆,就像面對一張白紙不知道如何開始,尤其對於新朋友來說。

一小時半的過程

不過,有一得二,有二得三,一個人頭模型被帶上了工業眼罩(應該是Kel的作品),眼罩裏面有鎖匙扣搬大的小相機;海狗從外面搬了一大舊石屎磗頭入來,我隨手把一件發泡膠放在上面,作為對比,再把兩粒波子棋插在發泡膠上面,之後有人(好似係 Dory),再把一枝塑膠枝葉種了在上面。

我把自己帶來的小型 speaker,放入了一支1.5米長的圓柱管道,裏面播放著海邊竹林的聲音,把裏面的 speaker左右滑動,有一種奇妙的聲音效果。整個空間突然有了聲音元素,變得不一樣。

Andio set up Projector,在牆上放映出他手機拍攝的實時片段,像一個採訪記者,這個時候我把燈都關掉,空間又變得不一樣。Sky 也在另一邊小角 set up projector,播放着沒有訊號的藍色畫面,我用圓形鏡子把一小撮藍光反射在地下,形成一個不自然的半圓藍色湖面。

Winnie 也很激進的建築着,把膠袋連成一線,從天花吊下來拉著一張爬梯,及後又把成張枱反轉打斜拍在牆上,然後將一幅畫架在枱腳上。

後記

之後睇番閉路電視,1.5小時的過程,重現了過去那些熟悉的畫面:大家行黎行去,扲起件野,又放番低,又或者企左係度,靜止地觀察許久,睇吓其他人做緊乜嘢。對,熟悉的是大家在同一個空間嘗試、思考和發現的感覺。

另外,當晚要玩完之後,需要將場地打回原形,將啱啱砌好嘅嘢,拆返落呢下真係好戇鳩,冇嘢搵嘢嚟搞。

All posts on SKM Assemblag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