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映嵐 (Evelyn CHAR)

(i) 你是此生最美好的恩寵(當時我沒有發現),我或非你最愛之人, 但你的小身體,始終慷慨,可以無止境地給予,在你那裡沒有傷害,只有最深最純粹的,兩個生命體之間的交通。但這樣的恩寵被沒收了,如是我流落在這個荒野般的現世,再也沒有倚靠與憑藉,再也沒有歸去的處所。我獨自在這世上,失去恩寵的世界, 只剩下無止盡的黑暗,那是一個沒有光、沒有風、沒有水的星球,我衣不蔽體,只能在那裡承受並等待,接續而來的傷害。

(ii) 你是我所愛的,我們的生命緊緊相連,但你已離開,從此不在,在撕裂然後剝離的時刻,生命也有一部份毀滅了。我想連你的離開我也得感恩, 因為你, 我清楚得見自己過去的浮淺與虛假,同時下降到一個地方,必須眼觀四方,步履溫柔,悄悄抱着你的影子一同過活。

(iii) 是我一廂情願地把死亡想像成一個悠長、緩慢的過程, 生命的燈逐點逐點地黯淡下去, 直到有一天終於熄滅,我編好了你逝去的劇本,生命卻沒有按我的意願去演出。

(iv) 或許這才是生命的本相,種種失去,種種不可得,種種突如其來,你總以為有時間預備並計劃而其實沒有。

photo (in dialogue) by Linda Lai

photo (in dialogue) by Linda L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