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季妙

踏進「據點。句點」,依著五座映像電視的引導,隨即面向吧台。映像電視牆的後方是一片空地,以白牆、書牆以及門窗為界,靠窗的那側整齊擺放著幾張沙發,供坐、供躺。書牆的後方,幾張書桌靠窗擺放著 ,供閱讀、工作,甚至看著天空發呆。天花板上懸著單槍。除了外頭的喧囂,「據點。句點」,可以輕易聽見對角那位朋友些許挪動臀部時椅子發出的聲響。

今天,電視移走了。下次再來的時候引導我視線,領我進入據點空間的會是甚麼?

中午時分走進「據點。句點」的舒適感,除了溫度合宜以外,寬闊、毫無壓迫感的空間,或許正是站在寸土尺金的香港心之所望!吧台提供一些輕食和飲品,是這裡唯一可以實際填補一點點生理需求的小角落。在沒有任何展演的期間,點杯咖啡師精心調配的espresso,找個靠窗的位子坐下,細細品嚐小小咖啡杯裡所蘊藏各種複雜、濃郁的滋味,與窗外人聲鼎沸、大樓林立的香港微妙並行著,彷彿回到了台灣。有表演的時候,可以找個舒適的位子看看、聽聽,也可以像孩子玩遊戲一般地加入正在進行的藝術表演。待久些,可以看到各種團體的練習,一次又一次的彩排,談笑風生,導演為大家勾勒出作品樣貌,彼此互相討論,有時正當神經繃緊,「據點。句點」可能給予無以取代的配音,讓大夥兒的神經暫時得以放鬆。表演時間一到,專注的神情、穩重的步伐將大夥兒多方嘗試後最好的成果,於「據點。句點」中呈現,並與現場互動。這樣充滿生命力,依稀專屬香港獨有。

舉辦講座使「據點。句點」湧入人潮,講座樣貌是多元的,除了抽象地說明講座內容上多元,也直指具體上每個人樣貌上的多元。看著各式各樣的臉孔,熟悉的亞洲臉孔、金髮碧眼的臉孔,初來乍到,面對如此場面,一時,不知身處何方。講座之後的討論,因著出眾的提問、專業的講者,激發出更多實際面上的議題及可能。講者儼然成了丟出那塊擾亂池水石頭的拋磚者,「據點。句點」因之泛起漣漪並擴散開來,期待著未來某日,心中那塊璞玉翩然而至。因著「據點。句點」,專業人員得以將自己心中滋養多年的種子播下,主講者臉上的笑容以及陷入沈思時的專注神情,不經意地流露出對「據點。句點」提供這個可能的感謝。

晚上,「據點。句點」間或於關門後為演上深夜食堂,讓各自忙了一天的,見見面、聊聊天,為虛幻時代增加一些真實感;可能變身為充斥各種聲響的派對,擾動和諧的表面;當然,也可能只剩冰箱孤單地運作著。正因著各種可能並存著,據點,可以加入,成為任何形式表演的一部分;句點,可以抽離,單純只是一個欣賞者。端視心情。點杯咖啡,默默地走向窗邊,拿起一本書,靜靜的在角落觀察所有在這空間裡發生的各種事件;點杯咖啡,向大夥兒打個招呼,參與這空間裡正在發生的各種事件。待上一段時間, 清晰地感受到,「據點。句點」平凡的每一天,都有著專屬她的小小不同。甚至是一天裡的每個時段,也因進行著各種不同事物,而讓每個時段都有專屬於自己的甜美。

慣性地傾向安靜和諧,然而,卻忍不住地對充滿生命力的「據點。句點」動心。在這裏,清楚地見到擾動激起漣漪,喧鬧發想創意。依舊,仍然,慣性地,憂慮,準備航向偉大航道的船隻是否已萬事俱備?然而,面對未知,哪有完全「備妥」的一刻?立志當上海賊王的魯夫 [1],也是沿途尋覓船員、升級配備,並且不斷精進本身的能力,才能一直在航道中創造屬於草帽海賊團自己的故事。已經啟航的船隻儘管向前,並將所有遭遇換化為能量。因此,可以和諧安靜,也可以激起漣漪的據點,可以勇敢前行,也可以靜待風起的句點,著實無需「慣性地」擔憂。或許,可能,可以為其加添點續航力的就是到訪「據點。句點」的每個人所帶來,專屬個人的獨特的可能。

[1] 蒙奇.D.魯夫,是尾田榮一郎漫畫《ONE PIECE》的第一主角,是草帽海賊團的船長。

digital image courtesy of Vanessa Tsai

digital image courtesy of Vanessa Tsai

**Vanessa Tsai, FP overseas writer from Taiwan, was in Hong Kong through the 2-weekend Grand Opening events (15-24 Sep 2015) serving guests, cataloging print material in our mini-library, and exploring the Hong Kong less known to tourists. This is her personal view on her first encounter with Floating Projects and the Floating Projects Coll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