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article is the author’s personal response to a Taiwan-made documentary <生命的圓圈> (Circle of Life) by 許慧如 about a teenage single mother.

隨風盤旋的風箏,會飛向何處?

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想要卻得不到的東西。有時候是金錢、是權力,或是夥伴,甚至是愛!缺少的如果是外顯可見的,身旁有心力的人隨時都可以提供所需。然而,缺少的如果是隱而不顯的,有時連自己都不自知時,例如愛,常常都拐彎抹角地表現,甚至,不知所措。究竟這失落的一角該怎麼補齊?又該拿什麼來補齊?這所有的問題及思索在看完慧如的《生命的圓圈》這部紀錄片之後,自然地從腦中浮現出來。

看著未婚小媽媽說著自己會不顧一切地找個喜歡的人在一起,甚至不小心懷了小孩,就只是為了一份「愛」時,忍不住鼻酸。不禁試想,如果我是她,在十 七、八歲的年紀,該去哪裡找愛?想必就是在生活週遭尋找,那樣的年紀,身旁有誰呢?家人?家人已經是讓我感到欠缺的起源了!朋友?朋友會存在著一定的篩選機制,自己清楚跟哪個朋友比較相像。那個誰誰誰,她太完美了,是好學生,不會喜歡我的。甚如片中那位未婚小媽媽所說「老師跟同學就覺得說我是壞學生」。老師?別傻了,我一定會被罵!想到這裡,心頭不禁一驚,究竟是什麼樣的情境造成學生跟教師如此的疏離?究竟是何種「好、壞」的拉扯,扯斷了風箏與地面聯繫的那條細線?

未婚小媽媽有來自原生家庭的缺憾,加上自己想組成家庭時所遇到的缺憾,再接下來,隨著肚子漸漸長大,更有來自很多「標籤」所造成的缺憾,這些缺憾完全起因於缺了一份愛,以及多一點的同理心。孟子說「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坐在螢幕前,觀看這部影片,替未婚小媽媽掉淚、啜泣的同時,捫心自問,如果任何一個未婚小媽媽就在身旁,會不會想著「這個小女孩,需要什麼幫助嗎?」還是直接想到「啊!怎麼還沒結婚就把肚子搞大了?」相信看完這部片子、更多了解之後,我更加傾向前者。

一再提及缺憾,似乎就該回頭想想「究竟什麼是圓滿?」是由自己的親生父母捏拔長大,就是圓滿?或者只要是雙親家庭,就是圓滿?抑或是只要不在別人指指點點的環境下長大,就能算圓滿?很多真人真事改編的勵志電影裡,通常正是記錄一些可以從大家一般認定的缺憾中重新站立而顯露光芒的人。不禁思考著,影響著當事人走向左或走向右的差別究竟是什麼?仔細推敲之後,或許只是因為價值體系崩壞的當時,支援系統充不充足吧?就價值體系崩壞的當時是否可以看到現有知識內以外的可能?其實,或許最直接的就是自己自信心的充足與否。「我覺得這個社會是唾棄我的」未婚小媽媽如此看待自己,再加上肚子漸漸變大時,如果因為擔心大家的眼光,而只能鎮日待在家中,在沒有任何女性成員的家庭裡,面對每天醒來,感受到身體各種不同的改變,不論是外觀或者是內在的,這些種種究竟能跟誰討論?以及對所有即將遭遇的所有未知的各種擔憂,自己又該怎麼冷靜面對?或許就在「這個社會是唾棄我的」念頭一升起的同時,所有可以提供協助及尋求協助的管道都上了鎖!猶如失去與地面聯繫的一只風箏,飄蕩著,等待奇蹟。

只是肚皮內的小嬰兒不會因著小媽媽心理尚未準備妥當而停止成長。這一切的衝擊都在小媽媽心裡。想到自己牙疼時,顧不得是否考慮周全而全盤接受醫師專業的建議,至今仍存一絲懷疑的進行療程。那麼,這些獨自面對身體的不適(可能無法產檢)、社會上的不諒解、把自己關在自己的小小空間裡的小媽媽們,是多麼的渴望一隻可以拉一把的手。然而如果關上了門,自己走不出去的同時,其實就意味著,援助的手也伸不進來。真感謝社會上還有善牧基金會這樣的機構默默存在及付出,為未婚小媽媽們開了一扇窗,一扇透著光的窗。即時拉了斷線風箏一把。

下次如果身邊出現了一個與所謂的「一般」人不太一樣的人,該怎麼體貼且不著痕跡的給予關心和溫暖?或許只是需要有個人陪、有個人傾聽、無力時有個人可以給個溫暖的擁抱、身旁沒有太多銳利的觀察眼光,捫心自問,做得到了嗎?盡力做到最好,如此希望著。

隨風盤旋的風箏,只要有一條韌性十足的細線將之與地面聯繫,一切的失速失控,都可能在巧手的引導下,平安落地,乃至於繼續在空中恣意地盤旋,任性地,失,速。

可以將缺憾圓圈填補一點點的巧手,可能是妳/你,或,我。

(2016.01.28)

VanessaTSAI_Circle-of-Life_2016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