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蔡季妙序:2014年3月18日,一群臺灣的大學生,為了制止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不當立法通過而衝進了立法院,霸佔了立法院23天,引起社會各種討論。筆者於2016年生平第一次進行根管治療,之後嘴巴裡有了一顆不會感到疼痛卻足以協助咀嚼功能正常的牙齒。筆者不禁反思,傳統上的「孝順」、「不犯上」是以甚麼樣的形式進行著的呢?因而記下這樣的感觸。時至今日,再看全球現況。COVID-19對人類的侵襲,究竟是自然發生的反撲?還是對所有一切太理所當然的態度所埋下的地雷?

***feature image: courtesy of the contributor Vanessa Tsai

 

殭屍

空有軀體,卻毫無任何感知

嘴裡,左上住了一

「如果他對冷熱如此敏感,會建議做根管治療。」

『根管治療?是什麼樣的治療啊?』

「這顆牙蛀得太深了!大概得先把洞挖開、神經抽掉,然後清洗乾淨再做個牙套套上。」

『咦~那,這樣,這顆牙齒就⋯⋯沒感覺了?』

「因為,她現在對冷熱太敏感啊!」

『如果我現在好好照顧她呢?』

「太遲了!因為蛀洞已經太深了!」

『所以,現在開始好好清潔、漱口,保護她⋯⋯』「太遲了!」

「如果這情況發生在我家人身上,我一定會要他們現在馬上做根管,這是唯一可以保住牙齒的方法。否則,現在處理好,沒事了。等到下次再不舒服,就是發炎正嚴重餓了,蛀洞更大,牙齒可能就得整顆拔掉了。所以想要留住這牙齒最好的方法,就是現在做根管。」

『咦~這樣的話,她是不是就死了?』

「可是,這是唯一可以留住她的方法。」

 

教室裡    中間偏右坐著一些

「今天這麼熱怎麼穿長袖?要不要把外套脫了?」

『媽媽說不可以脫,不然會感冒。』

「那,你覺得熱嗎?你都流汗了。」

『嗯~有點熱。』

 

「中午怎麼吃這麼少?不餓嗎?」

『媽媽說,營養午餐不好,不要吃太多。』

「那你有吃飽了嗎?」

『其實,還有點餓。』

 

「你的鞋子破了個大洞,有沒有考慮換一雙?」

『媽媽說,只是一個洞,勉強穿穿吧!』

「是也沒錯,只有一個洞。但是,五根腳趾頭都在跟我打招呼了ㄟ」

 

「這題數學怎麼還是錯?昨天講的,有哪個地方不清楚嗎?」

『不,我聽懂。我跟媽媽說了,媽媽說,這樣才對!』

「所以,你會算吧?」

『會啊!』

 

「這件制服太小了,請媽媽幫你換一件吧?」

『媽媽說,再二年就畢業了,不要再浪費。』

「那你穿起來還舒服嗎?」

『拜託,怎麼會舒服,打躲避球都沒辦法打ㄟ』

 

image courtesy of contributor Vanessa Tsai 照片:作者蔡季妙提供

臺灣    身旁周遭圍繞著些許

「學生怎麼可以攻佔立法院?」

『那對莫名通過的法案,該怎麼制止?可有好辦法?』

「政府會這樣做,一定是為大家好!」

『政府本來就應該為大家好。如果是為大家好的事,花點力氣跟大家解釋一下,有何不可?』

「這些小孩就是被教壞了!」

 

死了,永遠都活著。(讓子彈飛~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