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eries of stories on glimpses of everyday street life in Hong Kong, from FP writer Wai-leung Lai’s eye-witness, starting with a bowl of rice with BBQ pork… 據點作者黎偉亮一連串有關本地街頭日常點滴的短篇,由一碗叉燒飯開始。

總在你身邊(一)/ 叉燒飯 / 黎偉亮

這裏被「譽」為全市最貧窮的地區,這條小街橫貫其中,那市政大樓及街市是地標建築,除此之外,多是殘舊的沒有電梯的唐樓,兩旁盡是街坊小舖、食肆、「夜冷」店及擠在路邊的攤檔,永遠的熙來攘往。日間,滿是無所事事閒逛的老人和購物的家庭主婦,夜裡,商店關門了,代之而來是佔著路邊擺賣舊物的無牌小販,南亞人、新移民的中國人及本地攤販充斥,天亮未亮的時候,那些檢拾丟棄蔬菜及隔夜麵包的老人家也出動了。

總而言之,這是一個草根氣息濃得化不開的地方。

星期一,午飯時間已過,一個五十開外的男人在這街上蹓躂著,他身上原來雪白的恤衫已變了淺灰色,西褲因穿了太久也磨出了一些小破洞,但仍然熨得畢直,顯然,他是個有規律及原則的人。他饑腸轆轆,正為當日的午飯籌謀著。年輕時,他仗著一門手藝,擁有一份穩定的職業,雖然單身,但工作勤奮,倒也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干禧年來臨,經濟轉型,遽變驟降,他的工種在本地消失了,成為結構性失業的犧牲者,此後,只能在朋友介紹下有一天沒一天地幹著散工,靠微薄的薪金過活,安穩不再。

走著走著,香氣隨風飄來,他不禁停下了腳步,是一間典型「地踎」茶餐廳,門口堆放著如山的點心,熱氣騰騰,進門處另一邊掛著各式燒臘,油光水亮,他看得呆了,不禁吞嚥了一口口水,手向褲袋探去,卻只剩銅板數個,他搖了搖頭,一陣苦笑,心裏暗忖要捱過這個月份,這些「奢侈」的食品是鐵定負擔不起的了,還是趕快買一袋便宜的麵包充饑吧!他並不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已給茶餐廳老闆看在眼裡。正待轉身離去,背後傳來一把爽朗的聲音:「吃飯嗎?進來吧。」是那個面容比他蒼老滿臉笑意的老闆,他一身背心短褲,滿是油汚,中年漢回過頭來:「老闆,我.. 」「不要緊,先進來吧。」中年漢抵不住慇勤的招呼隨老闆進了店內,心裏盤算著口袋,難為情的說:「給我一碗白飯。」「好,很快到!」午後人客稀少,他垂下頭,自顧自的坐著,片刻,老闆給他端上了食物——是一碗叉燒飯!叉燒滿滿的鋪在表面,差點看不到下面的白飯!他愣住了:「是否弄錯了?我.. 」「哦…可能廚房弄錯了,不要緊,吃吧。」中年漢明白了老闆的心意,再不打話,趕快把飯吃完了。「老闆,對不起,我身上.. 」老闆揮揮手截住了他的話:「下次才給回我吧。」說完繼續埋首櫃檯的工作,再也沒正眼看他一下。

他知道這個老闆是好心腸的人,幫助了他人,還唯恐受助的人難堪,竭力地維護著他的尊嚴!中年漢心中一陣感動——他悄悄折返店裡,也不理會任何人,開始執拾起來,有客人進來他就遞上清茶招呼,地板弄濕了他就趕緊清潔,偶爾又幫忙傳菜,總之他懂的、能力以內的東西他全不介意幹,就這樣….. 一直到黃昏。

他也是一個有原則的人,不願白白受人恩惠。

「老闆,我走了。」

「好,下次見。」

微黃街燈映照,老闆心中感嘆,目送那孤單悽涼的身影,緩緩地消失於茫茫人海中。

日子還是一天一天的過,這條街道還是喧鬧如常,已有數天不見那中年漢的蹤影了。

星期天,老闆和他的學生義工隊伍又出動了,一架一架手推車堆著飯盒及飲料,目的地是區內那住滿露宿者的天橋底,這裏住著癮君子、無依的老人、精神病患者、長期失業的人,新來的住客還有持「行街紙」的巴基斯坦及越南人……面對他們,老闆一點也不以為忤,他自己也是出身貧寒目不識丁,自小了解這些社會上最底層的隱衷與苦況,選擇了這種最直接的方法幫助他們,他一生最慶幸的,就是自己還有餘力幫助他人。

派飯開始了,老闆無意中在義工隊伍裏瞥見一個陌生又熟悉的身影:是他!穿白恤衫的中年人!他在幫忙派飯!老闆心中一陣熱暖,中年漢回過頭來,兩人目光接觸,雙雙泛起了笑意。他們心中明白,環境縱齷齪,生活縱困苦,現實無比殘酷,猶幸愛心常存,助人自助,生命多了另一重意義。

中年漢再次埋首工作,他決定了效法老闆,盡己所能幫助其他人…..以一生的時間!

2017年6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