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季美妙 (Vanessa Tsai)

妳/你,今天咖啡了嗎?

咖啡,在高中拚命準備大學聯考時,跟他打了第一次照面!看著室友每天將雀巢咖啡粉佐以熱水,沖泡出飄散濃烈味道的黑色液體。每次聽著她握在手中的小湯匙,不斷在杯裡迴旋並敲打杯緣而發出叮噹聲響時,總相信著那黑色液體正如大家所言,可以提神。直到某次,因為模擬考[註一]前太過貪玩,室友和我兩個,準備用那神奇的黑色液體渡過考試前的那個夜晚。第一次拿起小湯匙取出顆粒大小幾近相同的黑色粉末。「嘿!我該加多少粉啊?」『隨便妳啊!加多一點就濃一點!』「那我泡濃一點好了!這樣應該就可以撐到明天考試!」就這樣,我生命中的第一杯神奇黑色液體,記憶中,只是啜飲了幾口,便不斷地加糖,可惜,不管加入再多,終究未能飲完。記憶中,室友試飲一口之後爽朗的笑聲依舊清晰,而,我的模擬考,就在胃痛中度過。第一次,真好!

大學時期及開始工作的初期,咖啡店在台灣慢慢出現,一時成了大家相約聊天時的首選地點。然而,在大家的談笑聲中,我始終無法喝完一整杯的咖啡,尤其是冰咖啡,真不曉得究竟魅力何在?只是表面上融入大家的點了一杯自己喝不完的熱咖啡。其實,當時,更多的時間,我是在「吸」咖啡!雖然,每次咖啡都不會喝完,然而,熱水與咖啡粉相遇時激發出的許多香氣,正是我當時在咖啡店裡最享受的滋味。

已經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講究咖啡!只記得依稀有人告訴我「會胃痛,喝咖啡就別加糖!」因此,渡過以三合一咖啡包填補上班空虛的時段後,開始尋找二合一的咖啡包。又依稀有人告訴我「要喝咖啡就得喝好咖啡,這樣才不會心悸!」因此,跟著大夥兒買了耳掛咖啡包,少了糖和奶精,似乎更健康了一點!這段時期,同事每天午休後的問候語:「妳,今天咖啡了嗎?」如果沒有,貼心的同事就會在手沖耳掛時,也為妳準備一杯。再加上好友十分喜歡帶我到她新發現的下午茶地點,就這樣到處闖蕩之後,我發現自己越來越愛空氣中飄散著咖啡香氣的空間。每每在忙亂一天或一個上午之後,踏進一個咖啡香氣四處散逸的空間裡,所有的時間幾乎都因此靜止了!身體的疲累不會瞬間恢復,但是,心靈上的滿足是不容小覷的!

基於這樣的滿足,很希望自己也可以創造出這樣的空間。因此,運用自己最擅長的能力——學習,開始學習如何簡單地為自己準備一杯咖啡!進入經常拜訪咖啡店裡學習手沖技巧時,科學家性格全然升起!認真地聽著手沖師傅的講解,記下許多的筆記,如:水溫最好是攝氏八十五度;十克的咖啡粉萃取一百毫升的咖啡;萃取時間最好掌握在三分鐘之內;手繞圈時要維持穩定,別讓出水量忽大忽小;要溫柔的對待豆子,別讓水柱強力的打在豆子身上⋯⋯於是,認真的學習之後,買了器具, 還在掙扎是否該買電子秤?是否該買溫度計?計時器?還好,一切都因為太忙,只買了手沖壺、濾杯、濾紙和第一包已記不得是啥的咖啡豆。就這樣,每天沖泡,每天品嚐。從一開始的濃烈苦味,到現今的清爽分明,我,已喝掉數不盡的咖啡了!

是否我的科學家個性只是個幌子?抑或是如同張三豐所言,功夫的最高境界,就是「忘記」?在所有的手沖流程越來越順暢之後,漸漸地,忘了最佳萃取時間是多久,忘了咖啡粉和水的最佳比例⋯⋯然而,在全然忘記的時候,舌頭似乎醒了!同一種豆子經過幾個月的測試,有時和常常拜訪的咖啡店老闆請教,想辦法找到此種豆子獨有的特性,是我目前為自己準備咖啡時的小挑戰,當然也是準備咖啡時最大的成就感來源!雖然沒有專家那般專業,但是,似乎也沖泡出自己的風格,至少是ㄧ種能讓自己很滿足的風格!

咖啡之於我,而今,是一個十分忠誠的陪伴。每日一早為自己手沖一杯單品,是我最幸福的時分。讓空間裡充斥著那專屬某種豆子的香氣;再嚐一口,讓整個口腔充滿屬於那豆子獨有的所有。這樣的滿足似乎有時比書本的陪伴,更銷魂和解壓!喝著自己手沖的,很好;到咖啡店裡,由咖啡師為我精心準備一杯,更好。都沒辦法時,只是一杯黑咖啡,也可以!正如書寫的同時,昨晚待在我保溫瓶裡的曼特寧正以特殊的風味陪伴著我,這樣,也很好!

那,妳/你,今天,咖啡了嗎?

[註一] 當時的台灣仍有大學聯考。高三時,學校會安排多次考試,讓學生習慣大學聯考的考題形式及作答方式。這項考試出來的結果,通常用來推斷學生最終在大學聯考成績的可能落點。因此,這樣考試是當時高三生,除了聯考以外,平日最重視的考試項目。

(Vanessa Tsai, 2015.08.21)

image courtesy of Vanessa Tsai

image courtesy of Vanessa Ts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