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啟俊YIP Kai-chun


平日在家看影碟,每隔廿分鐘就忍不住按停,喝水查電郵去廁所,其實都是耐性貧乏的徵狀。年多前看《慾望號快車》時便是如此,每隔三分鐘就停一停。看完過後 ,有「終於看完了」的快慰解脫。是看完爛/悶片的感覺。

不過,看完好一陣子後,腦內竟然不斷浮起戲內畫面。好像不該去想,但又禁不住想;既是不安地想,又是回味地想。看時每三分鐘停一停,以為自己是被緩慢沉悶所逼;此時方知是本能驅使,把戲中的不安切碎,好等較易消化。先前看完的解脫快感,則其實是對不安完結的期待。

要說劇情,其實沒什麼可說:主角無意中發現撞車的「樂趣」,遂不斷追求。沒有驚險的場面,也沒令觀眾大起大落。雖然電影的主題是撞車,撞車倒也撞得平實,強悍的剪接和精妙的鏡頭欠奉,車自然的撞在一起,近乎理所當然般發生。
撞車是主角,做愛也是主角;戲內除撞車外,就是做愛。熱愛做愛的主角有個女朋友,也大概有至少一打性伴侶。主角跟一起撞過車的女人做愛,跟其他撞車迷組織的人做愛,跟撞車迷組織的主腦做愛。主角的女朋友,跟主角一起撞過車的女人,撞車迷會的人,撞車迷會的主腦,以及戲內所有人,都跟其他人相互做愛。影片到了後段,只要任何兩個人稍為接近,就像磁石般自然相吸,然後自然的愛撫,自然的做愛,無分場合男女。

聽落跟鹹片沒兩樣,其實剛好相反。如之前所說,電影既無驚險的場面,也沒有令觀眾大起大落之處 — 包括性興奮。全部角色清一色木口木面,撞車時亦無甚表情,又豈會在做愛時露出半點喜怒哀樂? 當然不甜蜜,也不親密;不覺得滿足,亦不覺得愉悅。 他們做愛,好像只是為了 . . . . . . 做愛。看似為本能,但更像是個癮:一個追求刺激的極至,但再刺激如撞車也不能滿足的癮。

就這樣看完後,腦內都是戲中場面,特別是角色碰一碰就做愛的片段。看時被判為爛/悶片,之後卻如好片般令人不停憶起 — 這是第一套給我這種餘韻的電影。

以前上,〈性‧別〉課 (Sexualities),大概認定了性是人最基本的歡愉,不該遭世俗汙名抹黑,以及所有種類的性都該平等云云。近乎救贖的想法,令班內充斥著股詭異的熱情 — 性是美好的!跟〈性‧別〉課崇尚的性愛無限好唱反調,《慾望號快車》中的性愛,只是人類對刺激追求的宣洩;什麼愛呀、浪漫呀通通懶講。在這性愛反烏托邦(Distopia)中,性是空洞的動作,似乎有些什麼,又或是得到些什麼,其實什麼也沒有。這不禁令人質疑性愛是否如大家所說般美麗 — 每人身邊總有做愛只為跟人(任何人)有點關連的人,只為想睡好一點的人(「散精」,同事說),只因無別事可做的人,只因為做愛而做愛的人 — 那跟戲內見人就搞的角色有何分別?

既然如斯黑暗,那觀後的一點回味又是什麼?這回味也不像是看完好戲後的回味。我一直想呀想,然後手足無措,只能不情願的把這歸納為「本能」 — 對性渴望的本能 — 即使是戲內那麼陰暗,那麼空洞的性。可是,如果屬實,那豈非再次印證,戲內令人不安的性交模式,早已是在現世確實的一部份?

既想不通,但又不想篤信黑暗的推論。一堆沒有答案的問題。

就像《慾望號快車》帶來的餘韻般,性是漫無止境的課題。(YIP Kai-chun)

===========

片名:Crash (英語) /《慾望號快車》(香港) / 《超速性追輯》(臺灣) /《撞車》(中國)
製片地:加拿大 / 美國 // 片長:100分鐘
觀看場次:觀看影碟 — 2009年2月
《慾望號快車》IMDB (The Internet Movie Database)網頁:
http://www.imdb.com/title/tt011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