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P member Wong Fuk-kuen’s long-lasting fascination with B-Daman finds way to his art practices today. What’s going to be “B-Daman art”? 

我跟彈珠人有一種緣份,他們的關係不止於主人與玩具,就正如我曾經養一堆蛇魚一樣,我很喜愛他們。那並不單是養魚人及蛇魚的關係,是我從牠們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家中養過不同的魚,但唯有蛇魚才令我有這種共嗚。彈珠人也如是。不只是主人和物件的關係。其他玩具只是玩具,但他們不止於此。

跨越了二十多年時間,這種特殊的喜愛也是一樣的。無論在小學,還是到現在,能那麼持續恆久地喜愛這一系列玩具,其實是很奇怪的吧?那絕對不是潮流或是懷舊熱潮的興起。這種恆久的關係是如何來的呢?夢到彈珠人玩具也是偶然會發生的事,醒過來也覺得自已太可笑。這個系列的玩具,大概埋藏著一些我的性格,就像我對蛇魚的喜愛般。

我想是真的,在我的創作上能找到彈珠/波子,是一脈相成的。
或許說是源自於我喜愛觀看一顆波子自由地在平面上奔馳。

也許,我的潛意識把彈珠看成為一種靈魂,透明的藍色內裡有一泡泡小氣泡,單單一粒彈珠也足而令我著迷。他並非是一件死物,它是我把細少的物件看成擁有生命源的憑證。

15034091_10157712769725494_541843492_o

我並没有砌模型的啫好,對高達機械人也没什麼興趣,彈珠人是我唯一會砌的。

相比其他只作觀賞的模型,它帶功能性,可以實戰。這是個很重要的元素,「實際」。無論對於小學生的我,還是現在的我都如是一貫的重要。果然,在我的創作上,「實際要素」也是不可或缺,歡眾是否可以親身感受到,是我其中一項會思考為什麼要創作的問題。就好像我砌彈珠人是為了可以拿著玩一樣。

15034343_10157712770085494_1503876132_o

相比其他漫畫,這個故事情節也「比較真實」,角色都是不會變成超人的小朋友,劇情中有小朋友比賽射汽水罐,當然誇大了很多倍,例如有次主角玉悟在一場水上比賽中最後的關鍵時刻,在水底下用手上的鳯凰號發射最強勁的加農炮,超強力的彈珠克服了水中的阻力直衝上水面,擊中敵方的主師浮標而險勝。

這對我來說是很合理的誇張,潛藏於水中並運用他獨有的技倆,是一個既好又夠戲劇性的策略,是有說服力的情節,而非單純因為友情的力量而空降一隻聖獸打敗敵人等諸如此類。另外,這個系列的彈珠人特別有內涵,是那個內涵才能令整個系列的概念得以實行,有概念才能成為經典,變得有價值。

其實我在想,這些主攻小學生巿場的玩具,設計者也這麼別具匠心,日本人真的對什麼也很認真。我所指的內涵是多方面的彈珠發射設計,每一個彈珠人也不單是換了一副面具,然後內裡卻是大同小異。非也,他們都擁有自已的特色,有個別的發射設計,按出來的,撞針式的,揼出來的,一發,二連發,三連發,落下旋加速,落右左旋轉彎,重炮,能縮短一半發射時間的,可以單手使用的,各式各樣。

大概我也很喜歡這種耗盡媒介所有可能性的態度,那在這一系列的彈珠人身上的的確確地實踐了,就是「光是彈出一顆彈珠而已」,設計者竟然發展成一系列不同的發射設計,我有時也會在想,究竟還有什麼設計上的可能性呢。(2016年11月)

 

RELATED READINGS:

Toy as Medium: FP Assemblage 玩具之間- 句點聚疊 [event post]

Military Miniature, My Toy, My Medium: A Maker’s Journal 軍事模型,我的媒體 ,我的玩具:玩家日誌

那些玩具 Those Toys

Toy as Medium: artistic passion, self expression and the circuits of cultural artifacts 玩具之間:(再)創造熱情、表述、聚疊…以外

玩具展 – 下雨天的城堡 A Castle for the Rainy Days: toy show “Toy as Medium”

Long Time no see: TAMIYA-Tiger 再度重遇「你」: 田宮「虎一」戰車

Gundamzeta